Untitled

好久没用中文写blog了。

以前用中文呢,是因为不想某人轻易读到我在写什么。后来就没这个必要了。那现在又为什么再用中文呢?

其实也真没什么理由。就心血来潮而已。

真的。

这一年多来,跟勇涵的友谊跨进了一大步。可是现在我也不敢说我们是情侣。只能说,我们是比要好的朋友还要好。要好到出国时可牵手,可拥抱。但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也许他很清楚我不喜欢,而且他也不在意有或没有。他倒不想也不敢,因为不想意外的当上爸爸,哈哈。在新加坡他反而不敢牵手,不敢拥抱。真奇怪,怎么我老是碰到有心理障碍的男人呢?

但老实说,他是我遇到这么多要好的男性朋友当中,最适中的一位了。做错的时候,会道歉,但不至于难过到让我感到内疚。该忍让的时候会忍让。他也不会把世界围绕着我,但依然让我觉得有安全感。他虽然不会无时无刻向我报告行踪或他在干什么,但我可以很明确的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他很踏实,也很老实。可能就是这种莫名的安全感,让我很放心。

我一直在想,如果前男友知道了会不会很伤心?本以为我和阿熊分开了,他又有机会了。怎么知道后来又来了个勇涵。可是我想,他大概也能察觉到了吧。我应该是疯了吧,竟然为了一个到目前为止一年找不到工的男人,放弃了一个有钱的外国人。有时缘分就是这么奇怪。跟勇涵在一起时就是还蛮自在的。没什么火花,没有小鹿乱撞的心跳,但就是很轻松,自在的。没压迫感,没压力。没时间陪他的时候,也不会有那种莫名其妙的内疚感 – 因为我知道他的世界不是围绕着我。他自己也有自己的事可以做。

跟他现在的状况- 就只能用“稳”一个字来形容。就希望他能早点找到一份好工作,安安稳稳的做下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