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想说

今天一大清早我妈在吃早餐时突然说想撮合我与我姐夫的哥哥。从来没在春节被催婚找对象的我,一脸懵地看着她。

她说人家55岁,也单身,条件也好,是个校长。

我说相差13-14岁呢。

她说年龄不是问题。然后又说她表弟也想介绍他老婆的弟弟给我认识。也是理工毕业,但不是文员,是做小贩的。但人偏内向,不爱说话。我妈就跟她表弟说,我应该看不上。

我跟她说,其实另一半什么职业我都行,双方自己能养活自己就好了。做小贩又怎样?小贩也是个真当职业,人家也是踏踏实实的在工作赚钱。重要的是性格合适,聊得来,懂对方,能互相支持互相扶持。

我妈有点错愕,问我真不介意对方是小贩?

我说不介意。周末需要我去帮忙都行。

我妈就乘机问,那要不要去认识一下?

我说不要。说完就起身回房了。

单身太久的我,已经不敢再谈恋爱了。没勇气也没精力。自己一个人久了,也已经不懂得怎么去经营两个人的世界。碰到聊得来的人,可以的话,就做永远的好朋友就好吧。我不想再去奢望什么了。越贪心,就越会失去。

小红书很多罐头鸡汤。说什么结局不重要,过程才重要;没结果的爱情还是该轰轰烈烈的去谈。这些都是说给年轻人听的吧。人到了中年,其实想要的就只是一个懂你的人跟你携手过余生。如果不能,那为什么还要个过程?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吧。

也许有人会说,那就当作去认识新朋友也不错,不一定说介绍了就要在一起。可是抱歉,我不喜欢以“相亲”或带有目的性的方式去结交朋友。

虽然偶尔还是会想,有个灵魂伴侣该多好,但很快又释怀了。没什么事是一个人抗不过去的。没什么情绪是一个人消化不来的。

有缘,自是能相见。
无缘,就彼此安好勿打扰。

我也相信:
遇见,是因为有债要还
离开,是因为债还清了
缘起,我在人群中看见你
缘落,我看见你在人群中

就这样吧。一个人,也真的挺好的。


隔了这么多年,今天大年初三终于回到了电影院看《流浪地球2》。没看第一部,有点可惜,现在在新加坡哪儿都看不到整片了。

我知道这类电影一定有人物牺牲的场面。而且我也知道,我一定会哭。也许这是我这几年没怎么去看电影的原因吧。 之前如果要去看电影,Bruno都会嚷嚷着要一起去。我知道我几乎看每部电影都会哭(我一般也不看喜剧),但我不喜欢在人面前哭,所以后期我就跟Bruno说我不喜欢看电影。之后也真的渐渐的没想去电影院了。

今天,我终于又自己一个人去看电影了。该哭的时候就哭,反正是单人位,左右都没人。哭了也没人知道。好久没这么轻松自在了。嘿。

我… 在改变?

我觉得… 好像认识了哲彧后,我有一点一点的在改变自己。

以前因为很难碰到能聊得来的人,一碰到了我就会不管不顾的每天缠着那人说话。什么讯息都秒回,而且也会要求对方秒回。明明就只是朋友关系,却搞得像是暧昧关系似的。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偏激行为,但之前的那些人都一直是很纵容我… 我也一直都以为这是典型天蝎操作,所以这也就变成了我的借口…

可是遇到哲彧后,我反而不会这样。虽然刚开始在信里也说了很多(可能也是说太多了),可是当在Instagram关注了彼此后,我发现我一直都尽量的克制自己不要什么事都去找他聊。即使现在都互加微信了,我还是这样。明明很想找他聊,但却一直跟自己说,只是朋友,别打扰人家。他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做,有很多目标得去达成。我作为一个朋友,应该是要懂得给他空间去做他想做的事,他若有东西要找人抱怨或分享,我会一直在微信的另一端聆听就好了。

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还真的做到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能克制自己的 (可能是我担心他会讨厌我一直去烦他吧?哈哈!),但我还是很高兴我做到了。我以前会觉得我是不在乎一个人才能不去管他整天在干嘛。可是现在我发现,好像并不是这样。哲彧还是我很在乎的人(连他的儿子我都很在乎~ 这是”爱”屋及乌吗?!XD ),虽然我还是很想知道他在干嘛,可是我可以做到不去问,然后也不会自己一直纠结,就周日该工作就工作,周末继续读小说,刷YouTube。

说白了,就是学会了给人家空间呗。

原来我这极端偏激的行为和想法是可以改的?把这行为改掉应该是好事吧?莫名的觉得有点成就感,嘿嘿。

Happy New Year!

2023年快乐!~

本来打算撑到凌晨00:00后在Instagram祝哲彧新年快乐,我还在想该做什么来撑呢,毕竟我好久都没能为了过某节日而顺利熬夜了。结果他竟然在十一点左右就上线跟我聊天了。聊了好多~ 一直聊到12点正!我也完全都没睡意,真的谢谢他陪我跨年!我们还约好了,以后就一直每年都一起跨年~!至少直到他和他老婆复合或他找到新欢吧,哈哈…

告别

终于,花了点时间,从2022读到2009的entries了。

以前用英文写,而且写好多,好长。我都挺诧异的,我英文有这么好吗?哈哈。

唉,真的是“想当年”啊!我,应该变了好多吧。变cynical了,变实际了。很多东西都不再那么执着了,好多事也都看破了。

这样也好。当你把所有事情都看透后,心境也会好起来,连脾气都会好很多。

跟以前的自己告个别吧:谢谢你曾经是个浪漫主义者,所以你勇敢过,努力过。虽然到最后偏题鳞伤,但也谢谢你最终愿意把所有都放下,才有了现在的我。

虽然已是独自一人,但你我都还是能好好的。你曾经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放心,我一定有朝一日会去到,会做到。毕竟我们是一体的嘛!

加油!这是为现在的我说的。:D

满满的回忆

在公司没事做,就一直在读我以前写的blog entries… 忽然间看到了我在2015发的这一篇:

我都不知道是从哪儿找来的。现在重读每一个,即使没那样的经历,但几乎都感觉莫名的贴切。

曾经的我,也许希望有这些刻骨铭心的经历吧。结果呢,刻骨铭心 – 没有。轰轰烈烈 – 也没有。但是有笑过,爱过,伤过,哭过。

释怀了。对爱不奢望了。

那天,在写给哲彧的信里说,我不适合谈恋爱。

嗯,的确不适合。太多的阴影。太多的包袱。太自私。太强势。太软弱。虽然有些词看起来矛盾,但其实不矛盾。

我曾经说,我不想为别人改变自己,我也不希望任何人为了我而改变自己。现在还是一样。我还是那么想。我曾经也尝试为了别人改变自己,结果发现,那是一件多么徒劳无功的事。所以从此以后,我不想再为任何人而改变。你可以说我野蛮,自私,自大,随便你怎么说。我早就学会不在乎别人在怎么看我。

如果遇到合适的人,他刚好也喜欢我,能包容我,能接受我的一切,那我想,我也能包容他的一切,无论好与不好。

只是,应该是遇不上了吧?我也已经太习惯自己一个人了。

孤独终老,这四个字,真的这么可怕吗?我觉得,还行。也许,是习惯了孤独,是学会了享受孤独。

偶尔,有个人能写封信,聊个天,也好。若没有,也罢。我还有这里,也还有一个没人follow的Mastodon中文账号,想说什么,都可以说。没人阅读无所谓。有个地方能说出来,就行了吧。

哲彧,你好

谢谢你12月2日那天回了我的信,让我有机会认识你。

虽然才跟你当了两个星期的笔友,但你给我的感觉很舒服。谢谢你不嫌弃我的长篇大论。我就一直感觉不管我写什么,你都会在那儿静静读。虽然你也不是每一样事情都有回应,但你一直都鼓励我有什么就写出来,不用担心信会太长,因为你也喜欢读。

谢谢你,让我觉得我想说的东西,这世界某个角落竟然有个人愿意听。

我也不知道这新萌芽的友情能延续多久,但我真的挺珍惜的。第一次觉得可以跟一个男生就是这么单纯的聊天,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我跟你聊的时候才那么放得开吧。因为安心。

虽然说了很多次了。但真的还是打从心里想再说一次:

谢谢你。

2022 – Office Desk

So I was looking back fondly at my old office desk photos where I have a little anime corner with Rukia and Ichigo plushies and some Ragnarok Online merch.

Then it hit me – I hadn’t been taking pics of my current office desk ever since then.

There had been so much seat rearrangements that I have moved most of my barang barang back home, so my desk is kinda neat now. I’m not a fan of extremely clean desks, but I have to say this will be so much easier to clear if I leave this job some day. (Just wondering when the day will come since I’m already 19 years in, going 20 next year).

So here it is…

There’s my Dota2 TI jacket (from Taobao hahahaha), Leopold 96% brown switch mech keyboard, Steeleseries mousepad, Logitech Pebble.

No more anime corner, but there’s the Death Note clock that I somehow forgot to bring home. Found it in my pedestal a few months back, decides to pop some batteries in there and voilà, it still works! So back up it goes, on the desk top where it’s supposed to be anyway.

Maybe some day 10 years down the road, I’ll look back on this post with a smile on my face as usual… :)